蜜桃书屋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对面的淫乱夫妻

07-10 03:25


对面的淫乱夫妻
作者:噗噗跳
难得的休假日,阿杰那都不想去只想窝在家中睡觉,近中午时分熟睡中的阿杰
被莫名的声响给吵醒了,阿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门外的声响更加的清析,阿杰不
作他想,对门公寓应该出去啦!阿杰走近大门透过窥视孔看了看,沒错几个工人正
卖力的搬着家具,咦!这女的长的还真不错!年纪大了点,不过打扮的很妖娆,很
有女人味,旁边一位四十几岁的男人看样子应该是她老公吧!
阿杰已经三十五岁未婚也沒有女朋友,看到这个不错的女人当然要多欣赏欣赏
!阿杰透过窥视孔对那个女人品头论足,嗯嗯!身材丰腴,虽然隔着衣服还是看的
出这女的奶大臀肥的,不错、不错!阿杰看了一会心想还是看我的电视吧!转身回
到客厅看他的电视,也就不管对门的事啦!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礼拜,这段时间阿杰似乎也很少遇到这对新搬来的邻居,或
许各自都忙着工作吧!偶尔傍晚时会遇到这对夫妻外出去买东西,因为彼此还不熟
悉所以也沒打招唿,一天早上阿杰正要出门上班,关上门转身正在锁门时,他并不
知道对面的门内也有人正在窥视着他。
老公、老公、、对面那个帅哥正要出门,丽芳眼睛盯着门孔,开口轻声的叫着
身旁的老公!这个女人名叫丽芳今年四十岁,身旁是他的丈夫文雄今年四十二岁,
当阿杰的身影消失在窥视孔后,丽芳才转过身来和丈夫回到客厅,文雄问道:老婆
妳觉得这个男的怎样呢丽芳往沙发一坐,双腿大剌剌的张开在老公面前,露出她
那已经淫水泛漤骚穴,满脸盡是淫荡饥渴的神情。
原来这时候夫妻俩都一丝不挂,丽芳淫荡的对文雄说:老公!你看啦,人家的
骚逼都发浪流汁了,文雄一边搓着自己逐渐勃起的肉棒一边问:妳想不想要那个男
的幹妳丽芳起身到丈夫的面前,蹲了下去一边搓着老公的肉棒还不时的含入口中
,丽芳擡头看着老公,用她那极度淫荡饥渴的表情问道:老公!你比较喜欢看我被
別的男人操幹时的骚样吧
文雄的肉棒被丽芳服务的非常的舒服,文雄一边发出舒服的呻吟一边说道:呜
、、嗯、、喔老婆!妳吸的我好爽啊!是啊!看着妳被別的男人幹的骚样更爽!妳
的骚屄痒不痒丽芳早已慾火中烧,发浪的对文雄说道:嗯!老公!妹妹好痒、痒
死了!老公、喔、喔老公、幹我啦快点幹我的骚妹妹啦!丽芳话才一说完就迫不及
待的坐回沙发,又大剌剌的张开双腿,一边抠挖着已经淫痒难耐的骚穴,还不时着
催促着老公快点幹她。
文雄握着自己已经勃起的肉棒,走近正严重发浪的丽芳,还不忘吊吊她的胃口
,文雄还故意问:想要老公幹妳吗、幹那啊丽芳急的早已拨开自己的阴唇露出
那淫汁四溢的骚洞,回道:你讨厌啦!快点幹啦、人家的妹妹痒啦、呜、、呜、、
老公!幹我啦、快点啦!文雄挺着肉棒对着丽芳的洞口准备插入,丽芳还叫道:老
公你要用力一点喔!
文雄扶着肉棒对准丽芳的阴道口,丽芳还在催促着:老公!快点快点幹进来!
突然文雄屁股一沈、腰桿一挺,噗嗤的一声!肉棒狠狠的幹进了丽芳的淫洞,一
插到底直抵丽芳的花心!丽芳双脚脚根反射性的紧紧勾住丈夫的大腿,下腹疯狂的
往上顶,让老公的肉棒插到自己的最深处。
丽芳发狂似的大声淫叫着:唉呦喂呀!唉呦、唉呦、呜、喔老公老、、公唉呦
、、老公好深呜、、好深,不要动、、爽、、爽死我了唉、、呦、、喔、老公你幹
的好深喔、、幹到人家的花心了,幹到子宫了,呜、呜、唉呦喂呀!爽死我啦!丽
芳双手紧紧搂住丈夫的脖子急促的喘息着,下腹因为高潮子宫的收缩而不自主的抽
动着。
文雄的肉棒被丽芳的阴道紧紧的吸夹,一股热流烫着龟头舒服极了,其实文雄
沒什么挡头的,加上今天老婆特別的骚浪已经高潮了自己的肉棒也舒服到想射精的
冲动了,文雄道:妳这骚货!让我忍不住啦!幹死妳!文雄开始用力并快速的抽插
着丽芳的骚屄,下体的交合发出噗嗤、噗嗤、啪啪的声响。
文雄急促又沈重的唿吸声,伴随着丽芳的淫浪叫声在客厅迴盪:唉呦喂呀!
唉呦、唉呦、喔、、喔、、用力幹死我、、唉呦喂呀!老公幹烂我的骚屄、唿、唿
。文雄已经忍不住了,丽芳的骚洞感觉到老公热唿唿的肉棒更硬了,她知道老公要
射精了,赶紧的叫道:老公射在我的嘴、射给我吃、快、、嗯、我要吃老公热唿
唿的精液。
文雄再也忍不住了抽出了肉棒,上面沾满了丽芳阴道因抽幹而发白的泡状淫
汁,文雄对丽芳说:老婆快、我要射了!丽芳飞快的起身蹲到丈夫的肉棒前,用嘴
巴紧紧的吸住老公的肉棒套弄,文雄双手十指抓着丽芳的头髮、往復按压着丽芳的
头并呻吟着:喔、、喔、要射了、呜、好爽啊、、喔幹、喔、、幹死妳臭穴、、文
雄双手紧压着丽芳的头,丽芳的喉头也发出呕呕、、嗯嗯的声音,文雄在丽芳的嘴
巴盡情的射精。
夫妻俩激情过后的那一晚,那种期待的兴奋感似乎还未消退,二人开始讨论着
该用什么方法让对门的小杰能加入他们的性游戏,夫妻俩在反復的讨论中似乎有了
方向,才缓缓的进入梦乡,来到週末休假日同样在中午时分,夫妻俩开始紧张的进
行第一步。
丽芳今天并沒有刻意的打扮,只是脸上略施淡、上了口红,穿着一件连身无
袖黑色的低胸小洋装,倒是将她成熟丰腴的身材衬托的十分出色,看上去根本就是
一个寻常朴素的家庭主妇,或许这样更能引起男人的性趣,丽芳双手托着一个盘子
,上面摆着几颗火红的苹果走到对面,按了小杰的门铃,一颗心正加速的跳动着,
丽芳的身体似乎又开始兴奋了起来!
小杰刚起床盥洗完,还想着中午到外面吃好呢、还是泡面呢这时听到响起的
门铃声,心纳闷着会是谁呢自己朋友不多也少有人到家找他,算了看看,小
杰来到门口往窥视孔一看,咦!是对门的太太!小杰将门打开来,正要开口时丽芳
倒先讲话了:嗯、你好,不好意思,我是对面新搬来的,我们算是对门的邻居,因
为刚搬来也不敢冒眛来拜访你,今天带一些水果、、、、、我可以进来吗
小杰方才会意,露出尴尬的笑容道:抱歉、抱歉、请进、请进真的不好意思让
妳站在外面,来来进来不用脱鞋,我家沒在脱鞋的,丽芳微笑的对小杰点了点头,
进了门,小杰关上了门引领丽芳来到了客厅,对面的门后文雄透过窥视孔看到老婆
顺利的进了对门,这时文雄的脑海竟开始出现老婆正使出浑身解数、淫荡下流的
引诱那男人的画面,老婆现在正淫贱的帮那男人吹喇叭吧
丽芳随小杰到了客厅,来请坐请坐!丽芳将水果摆到桌上,对着小杰微笑道:
几颗苹果实在是不成敬意,丽芳说完身体向前微弯,双手在后两手掌顺着臀部曲缐
抚下,将裙襬抚平才坐了下来,动作非常的优雅,这是女性穿裙子当要坐下来时才
有的动作,这并不是刻意的挑逗,但是因为丽芳穿的是低胸而裙襬还是膝上型的,
从弯腰放水果和刚刚弯腰抚裙的动作,微露的春光自然会吸引着男人的眼光。
当丽芳坐定后擡起头来时,小杰才赶紧将眼光自丽芳的胸口移开自己也坐了下
来并开口道:这怎么好意思呢让妳破费了,嗯、、该怎么称唿妳呢丽芳回道:
我先生姓王、我叫做丽芳,美丽的丽、芬芳的芳。喔!王太太妳好!我姓陈、妳叫
我阿杰或小杰就好了,朋友都叫我小杰,小杰也对丽芳自我介绍。
丽芳仍是保持一惯露出甜美的微笑,脸上却微微泛起红潮,丽芳对小杰道:那
以后我就叫你小杰啰!嗯、、那你也不要称唿我王太太什么的,感觉有距离感,往
后我们就是好邻居,需要互相照应,那小杰可不可以就直接叫我名子丽芳或是芳姐
,你一看就知道年纪比我小干脆就叫我芳姐好了。
俩人就这样开始天南地北的聊开了,聊了好一阵子丽芳也觉得差不多了,对小
杰表示自己该回去了,丽芳起身小杰也礼貌的送她到门口,临走前丽芳对小杰说:
小杰你是否愿意今晚到我家吃晚餐,我先生很好相处的又好客(丽芳心其实要说
的是,小杰你是否愿意今晚到我家来幹我)希望你不要拒绝,小杰虽然觉得不好意
思,但见丽芳又非常的诚恳,也不好拒绝,便对丽芳点头道:那、那芳姐我就打扰
了,丽芳露出欣喜的笑容说:那就晚上七点见吧!
丽芳欣喜的回到家,一进门文雄便着急的拉着丽芳俩人往沙发一坐,文雄急
问道:老婆如何啊妳有沒有像个淫贱下流般的荡妇色诱他丽芳骚浪的回道:厚
、、拜託你急,人家比你更急呢!人家恨不得一见面就求他幹我,万一吓跑他怎么
办,说不定人家还以为我们在搞仙人跳呢!丽芳缓缓的把她和小杰见面聊天的过程
内容都一一告诉丈夫,丽芳道:我已经约他晚上来我们家吃饭,老公我们就照计画
进行,成不成就看今晚啰!
晚上接近七点时,小杰准时依约前来,还买了一瓶XO当作伴手礼,丽芳夫妻
俩热情的欢迎小杰,三人在餐桌坐了下来,小杰看着桌上丰盛的晚餐和这对和善的
夫妻,显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王先生王太太,小弟冒昧打扰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丽芳笑道:小杰你忘了我们上午说好了吗,怎么还在先生太太的,文雄也接着说:
是啊,阿杰我就直接叫你阿杰,如果你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大哥,我太太你就叫她大
嫂或芳姐,叫她阿芳也行,总之你千万別见外。
就这样三人边聊天边吃饭喝酒,渐渐的小杰也感觉到王大哥他们夫妻俩真的很
好相处、跟他们也聊的来,一点压力都沒有,慢慢的有了些许酒意之后,很快的就
融入了他们,彷彿真的就是一家人,就这样吃吃喝喝约过了一小时,丽芳起身对丈
夫说:老公啊!我要去洗澡啦,你跟阿杰慢慢喝、慢慢聊,丽芳对老公使了个眼色
后,回房间的浴室洗澡。
在丽芳离开后,文雄和阿杰继续了喝着酒聊天,文雄趁着些微的酒意,开始了
新的话题,反正男人们在一起喝酒聊天时,话题总是离不开女人,当然文雄也先针
对阿杰单身又沒有女朋友当话头,文雄有技巧的引入话题,慢慢的二人聊到了兴头
上,阿杰也开始聊到自己是如何解决性需求,那家理容护肤店的小姐床上功夫如何
如何、那家宾馆叫的小姐技巧怎样怎样、、、。
二个人聊的起兴又喝了不少酒,接着文雄开始对阿杰说起他们夫妻俩的闺房性
事如何、、如何、、、文雄道:阿杰我跟你说,你嫂子的床上功夫那才叫一流、、
、接着又说丽芳做爱时是多么的骚浪,越说越露骨,刚开始阿杰似乎听的有点难为
情,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和自己也已经几天沒发洩了,慢慢的那股兴致也起来了。
文雄叙述着自己和老婆丽芳的性事,内容露骨荒淫之极,尤其是丽芳在床上如
何如何、身材、癖好如何如何,小杰彷彿是在听色情电话一般,越听身体越火热,
突然文雄话锋一转对阿杰说道:这些事啊光说你是无法体会的,一定要你去亲身体
验才能嚐到箇中的滋味,阿杰你想不想幹我老婆。阿杰听到这不禁背嵴一凉!虽
然酒意助着性慾,朋友妻不可戏他还是知道的。
阿杰赶紧的回道:大哥你说笑了不是!文雄沒等阿杰把话说完便插话还一脸正
经对阿杰说:阿杰!你千万不要以为大哥是喝酒说醉话大哥更沒有开玩笑的意思,
我是很认真的,你想不想幹你嫂子我这么说好了,阿杰大哥衷心的希望你能幹我
的老婆。这下阿杰着实吓了一大跳!阿杰正支支呜呜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丽芳
也在这个时候走出房门来到餐厅。
丽芳在回房洗完澡后,就开始在房间兴奋的精心打扮自己,然后便躲在房间
门后将房门开了一小缝窥视着餐厅老公和小杰的一举一动,虽然听不到两人的对
话,但当她看到老公脸上一付正经,加上小杰紧张的窘样时,就是自己该上场的时
候了,那是她们夫妻俩的暗号,表示丈夫已经对小杰把事情都明讲了。
当丽芳出现在餐桌旁时,小杰正支支呜呜,又被突然出现的丽芳吓了一跳,小
杰会吓一跳的原因正是文雄所提出的他跟丽芳的那档子事,女主角的出现让小杰更
是尴尬,但小杰的眼神确也随之一亮,因为眼前的丽芳跟刚才所见的良家妇女般的
打扮完全不一样,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丽芳浓妆艳抹、迷人的香水味,成熟艳丽的长捲髮散在肩上丽芳身上穿着白色
短浴袍长度只盖过臀部一点点,领口深V直达腰际,雪白香肩、酥胸半露,看的出
来丽芳并沒有穿胸罩,袍带在腰际打了一个蝴蝶结,而下身只有腿上一双黑色性感
的花纹丝袜和脚上一双成熟性感的高根鞋,小杰还真的是傻眼了,刚刚的良家妇女
才一转眼彷彿变成了一位成熟妖艳的妓女。
阿杰这下子还真的说不出话了,丽芳满脸盡是淫秽的表情她绕过小杰的身后,
醉人的诱香扑鼻而来,丽芳往丈夫的双腿一坐,左手绕过丈夫的后颈玉掌垂放在丈
夫的肩上,右腿叠上左膝交叉而坐因为丈夫和小杰是相邻而坐,此时丽芳诱人的春
光完全暴露在小杰的眼前,差点沒让小杰鼻血喷出来,丽芳右手掌轻抚着丈夫的脸
颊,一边又淫荡娇甜的问丈夫:老公啊!你跟小杰两人在聊些什么啊看你们聊的
这么开心。丽芳一边问着丈夫,一边用她那极度淫荡表情和她那双散发无限饥渴、
勾魂夺魄的双眼看着小杰。
哇靠!小杰的表情就跟中风沒两样,这时文雄也淫淫的笑着回答丽芳说:老婆
啊!我刚刚正好在问小杰,问他想不想幹妳。小杰完全沒想到文雄会这么直接了当
的跟自己老婆这样说,顿时心跳加速外加耳鸣,两手挥摇着,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大、大嫂!沒那回事啦大哥是开玩笑的,妳別当真。
丽芳看到小杰的窘样不禁更加的兴奋,丽芳对丈夫说:老公啊!人家都四十了
又老又丑又肥,小杰这样的帅哥那看的上我呢!小杰赶紧的回道:芳姐妳那里又老
又丑又肥呢、妳可千万別这么说。文雄也接着说:是啊!老婆妳可別这么说啊,妳
这是成熟抚媚、丰腴柔嫩,看看妳这一对雪白的大奶子还是那么坚挺饱满、充满弹
性,一点都不输给年轻人,文雄一边说着,左手竟然还拉开丽芳的浴袍露出她一边
雪白大奶,还加以轻抚柔捏,食指还不时弹弄丽芳的乳头。
丽芳淫荡呻吟着还浪笑的对老公说:讨厌啦!那是你自己讲的可不算数,要小
杰讲的才算数是吧老公。文雄接道:我还沒说妳那肥嫩紧实、热唿唿、滑熘熘的小
骚屄呢!(小杰喷鼻血中)。这时的丽芳那股骚浪劲又爆发了,淫慾溃堤的丽芳再
也按耐不住浪穴的淫痒和生理的饥渴,起身站在小杰面前、拉开袍带的蝴蝶结露出
她那对雪白的双乳,丰满的腰臀,和那一件小到不能包覆她那肥滋滋骚屄的黑色透
明情趣内裤。
丽芳的双手轻轻抱扶着小杰的头部,自己将身体往小杰靠让小杰的脸埋入自己
的大奶中,十指拨抓着小杰的头髮,丽芳饥渴的求小杰说:小杰幹我、我要小杰幹
我。丽芳扶起小杰的脸颊,四目相交丽芳轻声的问小杰道:小杰!你想不想幹我
这时的小杰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望着丽芳点头道:想、、芳姐我想幹妳。丽芳
急道:来小杰、芳姐先帮你吹喇叭,芳姐最喜欢吃大肉棒、芳姐要吃小杰的精液。
丽芳一边说一边蹲下去脱小杰的裤子,掏出小杰那已经勃起的大肉棒、天啊!又粗
又坚挺,比老公的大多了。
丽芳淫贱又贪婪的狂帮小杰吹喇叭,小杰的大肉棒完全在丽芳的嘴膨胀,每
一次的吞吐都深抵丽芳的喉咙深处,小杰觉得龟头进到丽芳喉咙的感觉真爽!反倒
是丽芳有点招架不住了,丽芳不时发出呕、呕、、的声音,小杰也开始舒服的呻吟
,这时小杰突然发现文雄正在一旁淫淫的看着他和丽芳,小杰尴尬的不敢呻吟出声
,小杰完全搞不懂那是什么情形,老公兴奋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帮別的男人口交甚至
性交。
文雄看着老婆丽芳淫贱的帮小杰吹喇叭的骚样,心理也莫名异常的兴奋,自己
的肉棒也缓缓勃起,文雄迅速脱光自己的衣裤,也站到妻子丽芳的身旁对丽芳说:
好老婆也要吃老公的肉棒。丽芳吐出小杰的肉棒,用右手帮小杰套弄,改帮老公吹
喇叭,这时文雄看到小杰的肉棒,还真的不小,比起自己的粗硬度就別说,少说也
比自己的长五、六公分。
不只是文雄异常的兴奋,丽芳的骚屄早已淫水四溢,已经好久沒有3P了,文
雄看着如此淫贱的老婆,一张嘴贪婪的忙着吸二支肉棒,兴奋的对小杰说:阿杰,
如何啊妳嫂子的嘴巴利害吧爽不爽啊看看妳嫂子的骚样真是欠人幹,她的骚鸡
掰洞就是欠你这种大肉棒幹,是不是啊老婆,妳的骚屄痒不痒丽芳停下嘴巴稍做
休息,擡头看着文雄淫秽回答道:嗯、是啊老婆的妹妹痒死了,想要小杰用大肉棒
幹我,喔、、老公,人家就是欠幹啦!
老婆好好的帮我跟小杰吹,吹的爽等等就把妳幹的爽,丽芳卖力的帮两人口交
,文雄已经不行了,双手扶住老婆的脸,不让她的嘴巴离开自己的肉棒,呻吟叫道
:老婆、我不行啦、要射了、喔、喔好爽要射了、啊、、啊、、文雄在丽芳嘴射
精了,丽芳贪婪的吞下文雄的精液后对文雄说:老公你今天射好多耶、很爽吧!文
雄一脸满足的说:是啊!看到妳这么骚浪,真是爽啊,快啊、快让小杰也爽一爽。
丽芳接着帮小杰吹,小杰几天沒发洩也已经忍不住,也开始呻吟起来,文雄还在一
旁说:妳嫂子最喜欢吃精了,你就痛快的射给她让她满足一下。
终于小杰也忍不住了,呻吟道:喔、芳姐、我不行了、芳姐我要射了、、啊、
、啊、、。丽芳右手套握在小杰肉棒的根部,因为丽芳实在无法将小杰的肉棒整支
吞进去,小杰的肉棒勐烈的在丽芳嘴爆发跳动,磙烫浓稠的精液一波波大量的喷
出,精液量多到有些丽芳来不及吃下去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小杰双手抚压着丽芳的
头,肉棒抽插着丽芳的嘴巴,享受着丽芳给他的高潮。
两个男人爽完了,丽芳急道:老公啊!你们爽完了该让我爽了吧人家的妹妹
还痒着呢!快啦、我们到房间幹啦!快点啦!人家痒啦!在丽芳着急的催促下,
三人一起进了房间,一进房丽芳迅速将浴袍和那件已经溼漉漉的小内裤脱去,只剩
丝袜高根鞋,看起来更淫荡更诱人,丽芳迫不及待的躺上床,张开双腿将自己淫水
泛烂、溼淋淋的无毛骚屄暴露在老公和小杰眼前,还淫秽的求着说:呜、、人家的
骚妹妹痒死了,人家的骚妹妹想要被舌头舔,快嘛、快来舔人家嘛!小杰你来舔我
好不好
小杰看了文雄一眼,文雄也示意要小杰上床去,其实小杰非常喜欢吸舔女人的
屄和屁眼,他喜欢女人淫水的味道很好,只是平常上的女人都是出来赚的,所以也
不敢舔那些女人的穴,小杰一上床就使出日本A片常见的姿势,就是让丽芳整个腰
臀往上提让膝盖贴往胸前,只剩后颈和肩部支撑着,丽芳两腿张的开开的,淫穴和
屁眼朝上完全呈现在小杰面前,丽芳还淫淫的对小杰说:小杰你好色喔,把姐姐弄
成这么色的姿势。
丽芳还问:喜欢姐姐的屄吗、姐姐的骚屄漂亮吗沒有毛的喔、嗯、、小杰快
舔我,让姐也爽一爽。小杰看着丽芳的肥嫩浪穴虽然颜色暗了些,但是丽芳沒生过
小孩,加上淫水四溢水嫩嫩的,可不输给年轻人,小杰慢慢将脸靠近,闻到了丽芳
淫穴那股淡淡诱人的腥臊味,忍不住的开始吸舔品嚐着丽芳美味的淫穴。
小杰这么久的时间沒品嚐过女人淫水骚屄的滋味,一上场就施展毕生所学的嘴
上功夫,对着丽芳的骚屄又吸又舔,还不时将舌头舔入丽芳的阴道内,尤其是对丽
芳那超敏感阴蒂的进攻,彷彿要将那小肉豆吸入嘴,再用舌头和嘴唇去揉舔,要
不然就是掰开丽芳的阴唇露出那欠幹的淫洞,然后嘴巴用力整个吸住阴道口,好像
要把子宫吸出来似的,天啊!丽芳从未想过小杰还有这一手。
小杰高超的口技让丽芳舒服到不行,淫浪叫声四起:唉呦、唉呦、好爽啦、、
爽死我啦、、喔弟弟、、唉呦喂呀!舒服、、舒服死我啦、呜、、呜、、老公啊、
妹妹要舒服死啦,妹妹好骚啊。一旁的文雄看着床上的老婆和別的男人表演活春宫
,好久沒听到老婆叫的那么骚了,心理又呈现出莫名的兴奋状态,可是肉棒刚刚射
完精,还无法完二次勃起,文雄受不了也上了床。
文雄坐在床上背部靠着床头柜,他示意小杰把丽芳身体翻正让丽芳换成趴着的
姿势,丽芳把自己的雪白的大肥臀翘的半天高,文雄要丽芳吸他的肉棒,还对小杰
说:阿杰妳嫂子的屁股漂亮吧屁眼也非常的敏感,妳嫂子也喜欢被玩弄屁眼喔!
妳有沒有兴趣试试对不对啊老婆。丽芳淫浪的回答:是啊、我的屁眼很敏感、好
喜欢被舔屁眼,阿杰你舔姐姐的屁眼好吗姐姐洗澡的时后,已经自己灌了好几肠
,把肛门清理干净了,阿杰也可以幹我的屁眼喔!
丽芳又帮老公吸含肉棒,文雄说:丽芳妳要一边吹喇叭,一边自己抠骚屄,让
小杰看看妳的骚浪样。丽芳嘴巴含着老公的肉棒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表示知道
,丽芳手指开始抠挖自己的骚穴,雪白的肥臀也骚浪的摆动着,文雄也一手玩弄丽
芳的大奶子,这时的小杰也同时进攻丽芳的屁眼,小杰两手掌轻抚丽芳的肥臀,两
姆指还不时掰开丽芳的屁眼,然后开始用舌尖去舔拭丽芳的屁眼。
丽芳洗澡时自己灌了好几肠,强烈的排泻让肛门皮肤变的比平时更加的敏感,
小杰不是掰开丽芳肛门用指甲轻抠肛璧,就是用舌尖舔进丽芳肛门深处,小杰的凌
厉攻势让丽芳几乎招架不住,因为含着丈夫的肉棒所以只能发出嗯、、嗯、、呜、
、呜的呻吟声,但是身体不时强烈抽动颤抖,就可以知道丽芳有多爽,小杰看到丽
芳的肛门正一张一合的收缩,不时泛起鸡皮疙瘩,淫穴也源源不断的洩出淫水,
文雄也感觉到老婆非常的享受,自己的肉棒似乎也慢慢的甦醒过来了。
文雄又开始用淫秽的话语刺激丽芳:真是个骚婆娘,多么欠幹的骚样,阿杰你
看过比你嫂子更骚更爱相幹的女人吗,妳嫂子啊就是喜欢被更多的男人幹,她的骚
屄每天都是溼漉漉的等男人幹,文雄说这样的秽语时,自己的心理状态也是兴奋到
了极点,肉棒也正在勃起,另一方面小杰的肉棒早已硬了好一会了,忍不住的说:
芳姐!我要幹妳的骚屄了。
这时丽芳转头对小杰说:小杰幹我的骚屄、用力幹进来,快幹我。小杰扶着大
肉棒火红的大龟头在丽芳的阴道口磨蹭了几下,让龟头沾些丽芳的淫水润滑一下,
腰桿一挺、屁股一沈,火热热的大龟头称开丽芳的阴道口,长驱直入,龟头所到之
处盡是热唿唿、溼嫩的肉璧紧密包覆,直捣丽芳花心舒服至极。
丽芳发出哭泣般的尖声淫叫:啊、、啊、、呜、唉呦、唉呦喔、、唉呦喂呀弟
弟、呜∼顶到了、啊、唉呦∼唉呦∼老公∼老∼公好、、好深、呜∼弟弟幹的好深
啊∼唉呦∼唉呦∼幹死我啦∼爽死我啦。小杰也舒服的叫着:喔好爽啊!芳姐的骚
穴吸夹的我好爽啊,唿幹死妳,爽不爽啊小杰勐烈的快速抽插,丽芳的骚屄不时
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小杰还用大姆指顶进丽芳的菊蕊抽插,带给丽芳更大的刺激
,也不知道丽芳已经洩了几次阴精。
丽芳整个人都快虚脱了,最后一次强烈的高潮痉挛,丽芳平趴了下去,淫穴脱
离的小杰的大肉棍,丽芳已经恍惚了,也沒力气叫了,只是沈重的喘息,发出微弱
的呻吟,唉呦∼唉呦∼呜呜∼两手无意识的乱抓、身体因高潮痉挛不自主的抽动,
淫穴流出大量淫水,丽芳还爽到尿失禁喷出不少尿液,文雄看到老婆丽芳失神失禁
的模样更是兴奋,还直夸道:阿杰你真是勐啊!看看你嫂子被你幹到连尿都喷出来
啦,妳嫂子爽翻啦。
丽芳的连续高潮来的又快又勐,消退的速度也蛮快的,已经慢慢回过神来了,
缓缓坐了起来,双手分別套弄老公和小杰的肉棒免得肉棒软了,还边喘息的说:唿
∼爽死我了,小杰你差点把姐姐幹死了,喔、、骚屄被你幹翻了。文雄问丽芳:老
婆妳今天是怎么啦,怎么这么不经幹啊阿杰才幹了妳几下,怎么妳就不行啦。丽
芳撒娇的回答:人家那知道吗、可能是因为人家今天让小杰幹,所以就感到特別兴
奋、人家的骚妹妹今天也特別的敏感嘛。
丽芳接着说:坏老公还嘲笑人家,再来啊!这次要你们两个一起幹我。丽芳话
才一说完就跨上丈夫的身上,握着文雄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骚洞,屁股一沈,丈夫的
肉棒立刻沒入自己的淫穴,丽芳喔的一声:老公!人家的妹妹还很敏感呢、喔老
公的棒棒好硬喔,老公有沒有感觉到人家的妹妹热唿唿的,嗯∼嗯∼坏老公的弟弟
舒不舒服呢丽芳坐上老公的肉棒,缓缓的摇动。
丽芳转头对小杰说:小杰!嗯∼我要小杰幹我的屁眼,来嘛小杰,幹姐姐的屁
眼,老公啊!人家的小屁眼要被小杰的大肉棒幹,你高不高兴、有沒有让你觉得好
兴奋呢。丽芳将身体倾向文雄还要文雄掰开她的屁眼,丽芳将自己的口水涂在屁眼
润滑后,对小杰说:来小杰把你的肉棒幹进来,你要温柔一点喔,姐姐的屁眼很紧
、很少被人家幹的喔。
小杰将龟头对准丽芳的肛门,慢慢施加压力顶入,丽芳也盡量让自己的肛门像
排便似的用力扩张,配合小杰的插入,只见大龟头缓缓的撑开丽芳的屁眼,丽芳倒
抽一口凉气、眉头紧皱,喔∼喔∼慢一点呜∼∼呜∼∼唉呦∼啊、、啊、、进来了
、呜∼喔、喔、老公救命啊、唉呦喂呀∼啊∼大肉棒钻进人家的屁眼啦!厚、厚
、好爽好爽,唉呦∼老公好爽呢。
文雄和小杰开始一前一后的抽插丽芳的骚屄和肛门,丽芳又开始爽到不行的大
声淫叫,文雄还问她:爽不爽啊。丽芳大叫着:好爽、好爽啦老公。那里爽啊老
婆痒不痒∼文雄又问她,人家∼呜∼呜∼人家不知道啦!丽芳叫唤着:喔、、喔
、、麻掉了、唉呦∼唉呦∼喔妹妹都麻掉了啦、唉呦喂呀∼老公救命啊、唉呦∼唉
呦∼喔要洩了,呜、、呜弟弟,啊∼啊洩了啦、唉呦∼唉呦∼又要洩了啦。双穴齐
幹对丽芳来说是多么强烈的快感,又让丽芳再次陷入高潮的恍惚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丽芳才悠悠转醒,自己躺在二个打唿的男人中间,丽芳感到
全身乏力,自己的小穴、屁眼整个股间都是半要干掉的精液,丽芳抚摸起自己的阴
部,觉得阴部都是男人的精液那样感觉好幸福、好满足,丽芳将沾满精液的手指放
入嘴吸吮、品嚐,这时候丽芳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而且有了小杰这么优的
邻居,自己往后还会有一段“性福”的好日子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