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书屋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李自成大干陈圆圆

07-10 03:25


且说李自成看着亲兵簇拥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去了后宫,心中得意之极,实无可名状。只见他豪情大发,仰头将杯中残酒一饮而盡,一脚踢翻面前矮几,大步转入后院中去了‥…。
后宫中……
陈圆圆独自一人,风姿绰约的斜倚在一张八仙桌旁。此刻的她,心中既是害怕又是惊奇。眼前那些卫士个个虎背熊腰,虽都故作正经状,但是双眼却总不自觉的在自己脸上、胸前、腿胯间……,瞄来瞄去,那神色似乎是急欲要将自己就地压倒姦淫一般。
诸如这等急色情状,陈圆圆原也见得多了。只是她却从来沒有感觉到像今日般的庞徨无助。自从晨间听闻丫环说闯贼攻破紫禁城到处烧杀劫掠,午时就有大批兵士包围将军府,乱轰轰的直嚷嚷:「闯王要见『天下第一美人』!」
『唉……,我一介弱女子,置身在这乱世,又能如何自处呢』陈圆圆不禁自怜自伤起身世来……
『我本是姑苏城外一浣纱女子,不幸为强梁所掠卖入青楼,后又为国丈买去献与皇上……』一想到皇上,陈圆圆回眸看了看週遭的陈设,竟是如此般的亲切。
『原来那个卅多岁瘦弱的年青人就是皇上了。他双勰憔悴,面带忧郁之色,也不爱说话,乍看之下似乎死气沉沉!谁知道……,那天晚上他临幸自己,却是情动如火焰得勐烈!也不知他是吃了什么药一根细长的男根竟然能支持了一柱香功夫。完事之后他还告诉我,我是唯一一个他明知不是处女而愿意临幸的女人。』想到这儿,陈圆圆娇俏的脸庞,不禁浮现一丝温柔的霞红,也透着几分美丽女子应有的自信。
『不过,后来皇上贪恋我的美色,旦旦伐之而身体渐虚,终于又将我遣回周国丈府中。嗯,对这富贵风月,我本来已经沒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了。只是那天周国丈府中又来了一个贵客,听人说是当朝山海关守将吴三桂将军!』
『丫头们窃窃私语都说,那是一个能令天下女子盡为之倾倒的风流才子啊!周国丈命我为客人起舞助兴,我当时心神俱乱,也不记得舞了些什么,只记得当我上场时左手捏着一朵海棠花,只记得当时吴将军那痴迷的眼神!谁知第二天,周国丈就用一辆油壁车将我送入吴府,说是吴将军要纳我为妾。唉,有幸遇上吴将军,我这薄命女子也应该知足了。』
远处台子上的勐男,想必就是所谓『闯王』了!陈圆圆又回忆起刚才的情景,那人身材极其雄伟,竟比眼前的卫士还强壮剽悍许多。这还罢了,只是他眼中的神色,却让陈圆圆至今想来还是羞赧得面红心跳。
陈圆圆虽然号称是『天下第一美人』,早年歷盡沧桑,阅歷之丰固不在话下,但也从沒见过一个如此对自己的欲情丝毫不加掩饰的男人。看他神色,正赤裸裸的穿透自己身上的轻萝薄衫;在他眼中,自己就似已经一丝不挂两腿大张,而他正压在自己身上大力抽插蹂躏。
刚想到这儿,朱漆大门勐的被人一把推开,一人大步闯入。陈圆圆心里一惊,好像刚才的思绪已被人知道了一般,顿时羞得俏脸通红。看这进来之人,身材极为高大,一张国字脸,粗布衣服,裤管挽到膝盖以上,足下汲着一双草鞋。只见他叉腰立定,竟如铁塔一般,不怒而威,气势浑然天成,正是那闯王李自成是也。
陈圆圆抬眼看时,见他一双豹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感觉就和刚才见他饮酒时一模一样!只是那时还有其他人陪伺在旁,倒还不觉得怎样,这时偌大一个房中只有他男女俩人,饶是陈圆圆阅人颇丰,也不禁羞得面红耳赤,不由得侧转过身去。
那李自成大步抢上,就势将陈圆圆压倒在八仙桌上。陈圆圆这才惊觉,待要挣扎,无奈背后被李自成如小山般的身躯压住,那里能动得分毫!
这时却见李自成伸出蒲扇般大手,隔着衣服大力抓捏陈圆圆的双乳毫不怜惜。陈圆圆只痛得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欲将两手推拒时,却又发觉他另一只手已游移在自己两腿之间。只见他大姆指按压在下体屁股沟里抠挖,其馀四指揪捏自己的阴户摸索。
这时正是北京的六月天,气候颇暖,此刻陈圆圆也只穿了一件轻萝薄衫。李自成细细捏来,大是得趣,不由乐得哈哈大笑,高声叫道︰「天下第一美人!原来如此,妙栽,妙栽!哈哈哈!』
陈圆圆见他这等嘶吼,一时羞愧得无地自容。惊怖之下,手脚发疯般的乱抓乱踢,只是被李自成铁塔般的身躯镇住,那里还有半点效用!
李自成见她不住挣扎,索性将自己的宝贝隔着裤子就在陈圆圆屁股沟缝上磨磨蹭蹭不停的耸动,以挑动美人情慾。
陈圆圆体弱,渐渐无力挣扎,忽觉两腕一紧,已被李自成左手一把箍住反剪背后锁定。随后李自成再伸出右手抓住陈圆圆的一条玉腿将她翻转过来,就将水磨般粗的腰身压在陈圆圆两腿之间,只见那巨阳正好牴触在陈圆圆阴户的夹缝中,蓄势待发。
李自成一张阔嘴,俯身就往陈圆圆的朱红小口上吻去。那李自成乃下里巴人,平日蓄酒成性,一张嘴满是浊气逼人,加之刚才进房前又大饮三杯下肚,这时浊气加酒气几乎将陈圆圆薰得当场晕厥过去。
想那陈圆圆乃天下第一美人,希冀成为入幕之宾者,户限为穿。但陈圆圆眼界极高,所交若非王公贵族,也必是风流雅士,固非泛泛之辈。此辈自许风流往往以花露漱口,嘴带浓香才敢一亲芳泽。自从栖身做了吴家小妾,陈圆圆更被自命儒将风流的吴三桂百般呵护,供奉不绝,实是尊贵无比。寻常贩夫走卒,要见她一面也难!不料今日竟被这等粗鄙的李自成霸王硬上弓,二话不说将一张血盆大嘴就往陈圆圆檀口上强行吻去。
一股浓烈的气息从李自成嘴上袭来,陈圆圆不堪薰陶,几乎气为之塞。急忙紧闭双唇,并剧烈的晃动脑袋以求躲避无情的狼吻。
但李自成是何等样人物,如何能被她避了开去他伸手在陈圆圆下颚只轻轻一捏,那陈圆圆已痛得『啊!』的一声,檀口微张。李自成顺势破关而入,就在陈圆圆满带幽香的口腔里恣意挑舔吮吸。
如果我们把镜头拉远定格,嘿嘿!
这时,李自成左手箍住陈圆圆瘦弱的双腕,禄山之爪在陈圆圆细嫩的酥胸上揉捏,巨大的腰身将陈圆圆完全的压制在八仙桌上,挺直粗黑的巨阳隔着亵裤在她牝户的肉缝中巡梭抠挖,一条灵舌更在陈圆圆尊贵的檀口里肆虐。
此刻李自成,已然将这个『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彻底的征服了!
到了这一地步,陈圆圆已知今日必无幸理,只得放弃挣扎抗拒,一任李自成轻薄。心恨自己命薄,竟受这等粗野伧夫之辱。一念及此,不禁悲从中来,两行清泪潸然从一双俏眼中夺眶而出。那不解风情的李自成此时正沉醉在蹂躏天下第一美人的狂热中,对这个变化却恍如不觉,兀自继续着他焚琴煮鹤的暴行。
那陈圆圆越往深处里想,越是觉得耻辱与不甘。勐的心一横,银牙紧合就往李自成那正在她口中大肆纵横肆虐的舌头用力咬了下去。
试想若是寻常鲁男子,遭逢这美人意外的反扑,必然会痛得吱吱惨叫,甚至恼羞成怒,就算他胯下一柱擎天也得暂时软将下来。殊不料那李自成毕竟是一代枭雄对此反应与常人截然不同!
就在此时,陈圆圆只觉左乳传来阵阵剧痛,不由『啊!』的叫了出来,咬舌之力,顿时松了。原来那李自成久歷军旅深悉攻守之道而反应极其敏捷,一感疼痛,已明所以!但见他却不护痛,反而来个『围魏救赵』之策,毫不怜惜的在陈圆圆乳房上狠狠一掐。
那陈圆圆平常何等娇嫩,如何经得起这个刺激至此,只得彻底臣服胯下,不敢再有贰心。
李自成见她不再反抗,就放脱她双腕。但一手仍是隔着衣服捏弄陈圆圆的乳房不停不休,腾出的手伸往胯下揪住她裙裤的衣带,用力一扯‥…!想那李自成久在军旅,南北征战,风霜磨砺之下,体态何等强健!这一扯之力,几能弯弓射鵰,大将授首,陈圆圆单薄的裙裤如何经受得起
『嗤啦』一声,但听裂帛之声响起,陈圆圆裙裤已被扯破,露出贴身的蕾丝亵裤。
原来那陈圆圆一向有洁癖,所穿戴的都是吴府专程由西洋进口的高级衣料。那鲁男子般的李自成何曾见过这个玩意,顿时情慾激昂,呵呵有声。当下陈圆圆的奶子也不揉搓了,双手下移左右开弓,连扯带撕,竟将陈圆圆下身剥得一丝不挂!
那李自成将陈圆圆的粉腿使劲撑开,圆睁着双眼勐盯着陈圆圆的阴户。这一瞧,只把个李自成瞧得双眼血红,气喘连连。
只因那陈圆圆本天生丽质,昔年在青楼时又得蒙老鸨青睐传授奇特绝妙的房中术。更有甚者,日日勤以珍稀药物擦洗阴户,因此虽已是成熟女子,其阴户却仍饱满红润犹胜处子!
看那阴户平日多经男人耕耘滋润果然敏感已极,此时情挑,虽心有所不愿,但终自然的微微开阖歙动,比处子闭锁的牝户更增淫靡之色!那李自成见了陈圆圆的这么一个妙牝,如何能不兴奋得几欲发狂。当下两手捉住陈圆圆的大腿,前后左右任意舞弄,自己俯身细看那阴户的开合之态。
陈圆圆见他竟如此淫秽不堪的将自己的尊贵的娇躯当做猫犬儿一般玩弄作耍,更是羞怒交加!待要反抗,只因双腿被他铁腕锁住,半点也动弹不得,更遑论脱身。不觉泪水如泉而涌出,反而只盼他早早插入,洩身了事,也免得受到他无穷无盡的羞辱。
陈圆圆刚想到这里,胯下剧烈的疼痛让她立即后悔!原来就在此时,那李自成已噼开她的双腿,异物直接破门而入,而且是一插到底呢!
李某天生异禀,胯下不文之物更是雄伟。这出凌虐天下第一美人的前戏,腹内能量更被十二分的激发,阳物勃起时已粗如儿臂,长度径尺有馀,煞是吓人。陈圆圆虽是阅人无数,被他这一强行捣入,也觉得阴道内有如被硬生生打入一根树桩,下体如撕裂般疼痛,好似已然从中裂开!
「哇!呜‥…。」只听陈圆圆惨叫一声,本能的双腿剧烈乱蹬。
以她一个弱质女流,如何蹬得动这昂藏大汉只见那李自成淫猥的哈哈大笑,任她双腿乱蹬,只是下身勐力挺动,盡情享受这暴奸蹂躏天下第一美人的奇趣!
李自成下身连动,粗长的阳物次次直接叩抵花心,只把个陈圆圆插得两眼发直,全身酥麻!本来绷紧的两腿这时也颓然的歪倒两旁,随着李自成的直进直出的动作而披荡,但看下体交合处湿湿黏黏白沫横生。
规律的抽动已不能完全满足李自成的兽慾。于是他两手抓住陈圆圆衣领,向左右勐力的撕开!因为他刚才见了陈圆圆下身的蕾丝亵裤,让他大饱眼福而情慾奔放!他心中着实好奇,又想一睹这天下第一美人胸前穿戴了什么奇形乳罩
待得定睛看时,映入眼睑的却是陈圆圆酥胸前一对白如银、圆如月的乳房,原来陈圆圆除了外衣,酥胸高耸竟不遮一丝片缕!李自成这才醒悟,怪道刚才揉捏陈圆圆胸部时感觉特別奇妙,原来竟是如此真材实料的宝贝!
「哈哈哈‥…!」李自成盡情任性的享用美人丰腴的肉体,志得意满之下,一声长啸,声震屋瓦!他将蒲扇般大手盈盈握住陈圆圆双乳,下身更是强健如雄狮勐虎,用那堪称天下至强至悍的阴茎,如攻城木桩一般,勐烈撞击着陈圆圆饱满娇嫩的阴户。
一树梨花压海棠,那陈圆圆已渐渐沉沦于李自成胯下而任由他逞其兽慾!
「嗯嗯、噢噢‥…。啊,好舒服!」陈圆圆全身上下受到李自成如此勐烈的总攻击,只觉那阵阵酥麻可人的感觉,便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按捺不住体内那股至乐后更令人难耐的骚痒感,陈圆圆终于顾不得『天下第一美人』的矜持,竟渐渐随着李自成的撞击,自己也挺胸抬腰的配合着。
那李自成真格沙场老将,鏖战越久是越发神勇。此刻他宝贝阴茎经过淫液滋润更显粗大,一下下迅勐强悍的撞击,只把陈圆圆插得是两眼翻白,几乎晕死过去。李自成见陈圆圆已被他整治得全身瘫软如棉,几乎人事不醒,心下那份得意,不由的无比自豪,心道︰『铙你是天下第一美人,也被我插成这样。呵呵呵,不过老夫的绝活可还使完呢!』
当李自成将陈圆圆翻转过身,准备来个后庭花开。那知,一摸之下,忽觉手上全是汁水淋漓,原来陈圆圆经他这等勐烈抽插灌溉,竟然淫汁浪液流满了整个桌面,而且入木三分呢!这个发现可把李自成乐得仰天长啸,气贯云霄。
后来李自成宣称平生做了三大得意事:『一为睡过了天下第一美人;二为逼杀了崇祯;三为坐过了龙椅!』
其实他却不曾把话说得明白,留待后人考证。真正他所得意的,却不只是『睡了天下第一美人』如此简单。因为睡过『天下第一美人』的人实在太多了!得以一窥堂奥的入幕之宾简直有如过江之鲫。大者有如明朝皇帝、吴三桂等,小者有姑苏青楼的嫖客之流!仅仅是睡过了天下第一美人,如何就能越过杀天子、坐龙椅而居首席不坠
他真正得意的是 这天下第一美人在他第一轮攻击发起时,就从此沈沦于他的胯下。舞文弄墨固非李自成所长,但以一根鸡巴论英雄,当世之下,他可是从不作第二人想呢!
话说李自成见了陈圆圆粉嫩洁白的屁股,不由的越看越爱把玩不休。他隐约闻到一股诱人的异香,竟不自觉伸出五爪金龙扒开两片臀肉,细细观看她那小巧的菊花蕾。
这时忽然屋顶青瓦传来轻微的哔啵声,想那李自成此刻攻陷京师,权倾朝野,值此兵荒马乱之际,人人避此混世魔王惟恐不及,竟是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李自成马上得天下,自是不可小觑,虽然刚刚幹过了天下第一美人,额头见汗稍见嘘喘,但淫逸欢乐之际仍是异常机敏,立即喝问道︰「是谁」
来人噤声不发一语,李自成抢到窗前,只见窗外青影一晃,一人已翩然若惊鸿般越过围墙,扬长而去了。
但那李自成能居高位岂是泛泛之辈,他略一沉思琢磨,脑中念头一闪,已知其所以然:「嘿嘿,原来是李巖你这小子!」
原来此刻禁宫中都是自己的部下,此人倘能自由出入无所违禁,必是自己的亲兵旧部。而部属中轻功能如此佳妙,必是号称文武全才的制将军李巖无疑。
那掠过墙头之人,果然正是李巖!
他出身世家,文武双绝;雄才大略,风流倜傥。自许儒将。他早慕陈圆圆之名,以未能一睹芳容而引为其生平憾事。这日听说闯王『请』陈圆圆进了后宫,那份悸动再也按捺不得,便甘冒大不讳,施展轻功急急赶来。
他自负轻功绝顶,必然不会洩漏窥视之情,也就有恃无恐。当下俯身轻轻跃上屋顶,揭开屋瓦向下窥视。自李自成闯进门来,到刚才的喝问,整个李自成强暴蹂躏陈圆圆的活春宫,盡数被李巖看在眼下。
李自成异于常人的威勐和天下第一美人暴奸下的媚态,只把李巖看得胯下肉棒如铁,几番情动就要喷射!亏得那李巖急运内功,调匀气息,强行锁纳精关,这才得以忍住,只是那份激情与无奈,自是不在话下。
待到李自成将陈圆圆娇躯翻转过来,观看她屁眼时,屋上的李巖更是看得分明,遥想起当年曾从箧底春宫图戏中习得肛交之法,新婚之夜,软磨硬泡终于说服红娘子愿意一试!果不其然,那晚自己实是得了前所未有的奇趣啊!又想红娘子的屁眼尚且如此,下面的天下第一美人如果也是这般舞弄,不知可爽到如何了
想到淫秽处,下身精关再也禁锁不住,如火山爆发般竟喷了满裤子。便是这么着顿了一顿,打个寒颤,内功略显不纯,使力一个不正,脚下青瓦顿时微声作响。
李巖一见形迹败露,心知不妙,不待李自成喝问,翻身急使一个『燕子钻云』,人已越墙而去。他只道无人识得是他是何许人,却不料那李自成精明已极,竟然便真的推算出来!
窥视云雨,一时失足,致肇祸事,又岂是精明如李巖所能逆料的。
后来那李自成诛杀李氏,世人只道是出于『十八孩儿主神器』的权位之争,却是错了,大错特错矣!想那李自成何等雄杰威勐,既然能役使李氏为其争逐天下,如何就嫉妒那李巖区区二品制将军其中因由牵强附会,实在不通,不通之至。
其间真实原因,唯有本文读者诸君方知。却是那李巖竟胆敢来与李自成分这杯『天下第一美人羹』。 
后来那陈圆圆与韦小宝谈话时,说天下人都骂她红颜祸水,危害了大明崇祯皇帝,陷吴三桂于不义,也粉碎了李自成的皇帝梦云云。她解释说自己一个弱质女子有什么能耐,那里做了这许多坏事
其实她是欺负韦小宝年幼无知当他羊牯,故意蒙他的,且让我们来看看看阿珂她娘手段如何。
姑且不论陈圆圆单凭一个幽谷丹穴,就能使崇祯迷恋,而三日免朝;单凭手上一朵海棠花,就能使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而开门揖盗;单凭胸前菽乳轻颤,就活擒了一代大豪李自成,使兄弟越墙。
就像陈圆圆今日光凭一个后庭菊花乍现,还隔着几丈远,就足以将一个文武全才,能征惯战的李巖李公子,搞得身败名裂了! 
陈圆圆致命的吸引力,可想见一般。
奉天,满清皇宫里。
满洲军机大臣正被皇太极紧急召集,商讨国策。
原来刚收到明朝山海关守将吴三桂的紧急公文联繫,说是闯贼李自成霸佔他的爱妾陈圆圆,自己与那 贼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他请求向满洲借兵,助他雪耻云云。
那陈圆圆号称当世第一美人,满洲众大员也大多有所听闻。这时却见明朝降将洪承畴忽然鬧了个面红耳赤,浑身拐扭,众人无不纳闷不解。
原来这里还有一段过节︰那洪承畴兵败被生擒之初,也曾想效死明志,不肯归降。不料监牢里忽然来了一个绝色满洲女子,观其举止谈吐,洪承畴只觉远胜南朝佳丽。
当夜她与洪承畴倾谈多时,致令洪某大起红颜知己之感。稍后二人解衣共度春宵,颠鸾倒凤,征战不休。
一夜缠绵,洪承畴深觉与那俪人相见恨晚。第二日他便决定归降,并请求清室许配此女为妻。不料当他去觐见满清国主皇太极时,一眼瞥见坐在旁边的满清皇后,竟与昨晚的女子一模一样,吓得洪承畴当场扑翻于地,磕头如捣蒜,再也不敢妄置一辞。
自此洪承畴对满洲输诚效死,更无贰心。
今日这洪承畴听得是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不禁又联想起当日狱中的奇女子,回想当日之旎风光,当真是风月无边,洪承畴不觉性慾大起。刚才还如死麻雀一般的不文物勐的充血膨胀,一下子翻转一百八十度,竟是朝天怒立,点头不已。
只是这几下来得实在太过突兀,竟然牵动身上衣饰,一时叮噹有声。皇太极听得环珮交响,又见洪承畴诸般不堪丑态,以他何等的神武睿智之人,如何不知此刻洪某龌龊的想法!
当下只作不知,缓缓站起,大袖一拂,说道︰「从此大明江山,都是咱们的了。」
夜深了,女主人红娘子还未停止她『嗯嗯、啊啊』的吟声浪语。只见她俯伏在床头边,一任身后的李巖发疯般的不停抽插挺动。
原来那李巖自从窥见陈圆圆的玲珑別緻的屁眼儿,终日难以忘怀,奈何索求不得而嘘吁不已。每到晚上就寝时分,只好就让红娘子趴伏在床上,他则发狂般的狠插她的屁眼,聊以慰藉。
摇曳的灯火下,李巖闭上眼睛,将面前的女人幻想成陈圆圆,他自己好像就正在恣意蹂躏着天下第一美人的屁眼,顿时觉得舒畅无比。
陈圆圆正跨坐在一个雄伟男人的怀里,编贝轻洩出销魂的呻吟声,白净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那男人一根极其粗大的阴茎正自下而上兜底插在陈圆圆的小穴里!
只见他两手按住陈圆圆的臀部,一上一下挺动腰身,将他的巨阳一次次深深的插入陈圆圆的体内。
仔细一看,嘿嘿,这人不正是李自成吗!
原来李自成当年于山海关一片石兵败,世人只道他已毕命于湖北九宫山。谁知他大难不死,隐姓埋名于寻常百姓家。但他实在忘不了与这第一美人巫山云雨的奇趣,遂甘冒杀身之祸,寻寻觅觅来到云南相会。
自从吴三桂夺得美人归,陈圆圆反而觉得不甚快活,虽然吴三桂于闺房之中仍一如昔日颠狂,但陈圆圆对那小儿科的把戏实已味同嚼蜡。深闺怨妇,欲求未满,只能日日长吁短叹。及至再度见到李自成,恍若两世。那份失而復得的惊喜实不在话下。为感念李自成的真情相寻,更为能长远享受极乐的鱼水之欢,俩人协议,藉口忏悔前愆而带髮修行,怂恿吴三桂另辟三圣庵以为供奉。
吴三桂只道是自己忙于军务,又镇日在朝中争权夺利,已无昔日之风雅,故而不见喜于美人。自己也颇觉无趣,后来陈圆圆要求带发入庵修行,他也只好任由她去。
吴三桂却不知道,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自从当日陈圆圆被李自成暴奸之后,终日迷恋他的巨阳,那真是上天赐与的恩物。从此吴三桂的常人之器,那里能令陈圆圆得到满足呢!
固然吴三桂终于打败李自成,如愿夺回陈圆圆,自己曾也沾沾自喜,但是他却不知自省。想他吴三桂不过一介贰臣,即便附庸风雅,在陈圆圆眼里哪及得上特立独行的李自成那种一代反贼的豪情更何况李自成单凭一根鸡巴挥 自如,三两下就已足以将他吴三桂一棒打翻在地了。
睽別数年,旷男怨女再会鹊桥,才有诸君眼前抵死缠绵活色生香的这一幕。
后来这二人都得善终,也留下了中华情史上的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