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书屋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异地女友第二十五章七天4

07-10 03:25


(第二十五章)七天(4)
一看到小路这个状况,我实在是坐不住了,下楼拿了车便往小路学校赶了过
去。
就在我还差一个十字路口就到小路学校门口的时候,小C的电话打来了,我
接通电话,小C着急的说:「明哥,不好了。我们跟着嫂子的人被人袭击了,我
现在也在赶着过去,大概两分钟就到了,你还有多久才能到」
这一下,我更为紧张了,说:「我也是差不多两分钟,再过一个路口我就能
到了。你们先想办法找着小路。」
当我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看见小路正好上了一辆车,而那辆车却让我无
比熟悉,那是小毅的车,难道小毅果真背叛了我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这时
候小C也赶到了,我让小C马上上车,然后直接跟着小毅的车看一下小路到底会
去哪。
而小路的IPHONE现在也关机了,我完全无法听到小路他们谈话的内容

小C一上车就说:「明哥,前面那辆是毅哥的车吧我们可以听到他们的谈
话内容。之前我查到毅哥和嫂子有联系的时候便擅作主张,在毅哥的车上也装上
了窃听器,只要沒被他们发现我们就可以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一听,便赶紧说:「那马上调出来听听。」
说完小C便已经把一个类似收音机的东西拿了出来,我仔细听着他们的谈话

先出来的是小毅的声音:「小路,你打算现在怎么办」
小路的声音带着点哭腔,说:「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阿明连这几天都
忍不了,我……我也不想这样的,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这时候,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芳芳,只听她说:「小路啊,你就
別否认了,你和我一样,就是一个淫娃荡妇,骨子都是一样的,何必再去掩饰
呢」
小路的声音小得几乎难以听见:「不……不是的,我是被你们逼的,如果不
是你们用阿明来威胁我,我……我不会做这些事情。」
小毅笑了几声,说:「別用阿明来做借口了,你不是一样很享受么,一开始
还得用药你才能有感觉,现在倒好,随便弄你几下,你就乖乖听话的让人操了,
比芳芳还主动得多。」
芳芳接过话,继续劝着小路说:「小路,一直以来,你比我更漂亮,比我身
材更好,也比我更讨人喜欢,你说如果我们姐妹俩一块那得迷死多少男人,你可
必一直吊在阿明这棵树上呢比他条件好的多了去了。」
小路听着小芳的话,声音坚定了起来,说:「你们不会懂的,我爱着阿明,
我也知道他爱着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都沒有嫌弃过我。只能怪我,沒办法
能够让他安下心来。」
听着小路说的话,有几点我可以肯定了。
首先,小毅明显是已经背叛了我,和芳芳成了一伙的,同时也是导致小路这
几天异常行为的主谋之一。
其次,小路这几天的行为是属于被迫的,并不是出于她的自愿,而我主动提
出的一个星期则成了他们利有的时间。
但是,另外几个疑点又出现了。
第一,小毅和芳芳幕后到底还有沒有人主使。
第二,他们手到底有我什么把柄,为什么可以威胁小路。
第三,那个ANGEL到底是谁,会不会就是小毅和芳芳其中之一。
接下来,芳芳的声音验证了我的猜想,只听芳芳接起了电话,说:「你好,
我是ANGEL。大哥,我们接到小路了,正在过来的路上了。」
果然,这个ANGEL真的就是芳芳,一直隐约的感觉真的成真了。
难怪她会在我面前说出那样的话。
而且看来他们幕后果然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我想我也应该猜到了,如果
沒意外,应该是阿国。
这么说来,我目前身边能相信的人就只有小C了,小毅已经背叛了我了,而
阿国本来就让我有点捉摸不定的感觉。
小路又说话了,她说:「我求你们放过我和阿明吧。这几天我已经觉得很对
不起阿明了,我不想再做这种事情了。」
芳芳笑着说:「小路,你是真的不想做了,还是觉得对不起阿明所以不想做
了」
小路说:「不管什么理由,我真的不想再做这种事了。」
芳芳听着语重心长的跟小路说:「小路,我还是把你当姐妹的。我当时和小
田在一起,我也一样会和別人做这种事。我有追求自己快乐的权利,你也一样可
以。如果说只是觉得对不起阿明,你就不想做了。那你有沒有想过,阿明是不是
也对你这么专一」
小路一听,很确定的说:「我相信阿明会对我专一的。他不会做任何对不起
我的事情。」
我一听芳芳的话,心想糟了,难道上回芳芳送上门来也是安排好的陷阱,如
果真的小路知道了我和芳芳还有小蕾发生了关系,她万一有什么想不开的,真要
听信了芳芳和小毅的劝怎么办。
果不其然,芳芳接着说:「是么那你可以问一下小毅是不是啊,他跟着明
哥这么久了,我想他应该很清楚吧。你们家阿明,床上那叫一个勐啊,把我操到
爽得不行咧。」
小路的声音消失了,小毅接着说:「哈哈,芳芳,明哥当然勐,不然怎么满
足小路你可要知道,我都顶不住小路和你的骚劲的。」
小路颤抖着声音说:「芳芳,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不相信他会对不起我,你
是骗我的,对不对你就是想让我相信你的话,然后让我对阿明死心,听你们的
话去和別的男人上床,是吗你说啊。」
芳芳笑了笑,说:「就知道你会这样骗你自己。算了,把证据给你看看吧。
而且还不止我一个人哦。这部经典三级片拍得还是不错的。」
接下来,不用听声音我也知道,芳芳让小路看的正是那晚我与她和小蕾在床
上翻云覆雨的录像。
小路自言自语的说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阿明不会做……对
不起我的事……他肯定也是被你们下了药……」
听着小路的话,我的心都要碎了,原来她沒变,还是那个爱着我的她,连这
样的证据摆在她的面前,她还是相信我,还在为我找借口开脱。
我决定了,不管他们手上有着我什么把柄,也不管要冒多大的险,牺牲多少
的东西,我都要把小路给救出来。
小路的自言自语慢慢的消失了,接下来是芳芳的声音:「毅哥,看来小路这
次应该是受到不了打击了。知道自己这几天的放荡让明哥全都看见了,然后今天
在明知道被人监视的情况下还是一样和老胡在办公室做爱,再接下来又看到明
哥和我做爱的视频。我估计这样的精神刺激应该差不多了。」
小毅说:「嗯,这几天也辛苦你了。回到去老大肯定会慰劳你的,嘿嘿,我
也会满足你这骚货的。现在就让小路先睡会,晚点等老大来再用语言刺激她一下
,应该就会就范了。现在就让她先睡会吧。」
原来小路已经睡着了,难怪已经沒了声音。
此时的我不得不担心,到底他们是想让小路变成什么样子。
难道小龙的美眉并沒有解散,而是让阿国接手了么。
那为什么之前他要帮我救小路,现在又要逼小路重新走上这条路呢随着时
间渐晚,小毅和芳芳也沒再交谈过多内容,前后两辆车上都沈默着,仿佛积蓄着
一场狂风暴雨。
此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了,车子进入了山区,路虽然好走,但周边却让
我觉得越来越荒凉,让我不禁担心起前面的危险。
「小C,用GPS查一下我们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这条路可能通向哪。

我跟坐在我身后的小C说着。
「我一直都在看着,明哥,我们现在应该是前往Y市的路上,还有大概一个
小时的车程我们就到Y市了,那边的情况我也不是太熟。」
小C马上回答了我。
为什么会是去Y市呢如果真的幕后指使是阿国,他应该很清楚在X市才是
他最大的势力范围啊,还是说他在Y市早有根基,只是一直不为人知而已。
总算到达Y市了,只见小毅的车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小路和芳芳下
了车,看来是要在这落脚了。
于是我让小C下车跟着,然后比小毅更早一步把车停在了停车场比较隐蔽的
一个角落。
来到酒店大堂,小毅他们开了一间大床房便上了房间去了,那岂不是今晚小
路将和小毅还有芳芳共睡一张床上希望小路不要再受到小毅的凌辱,而我在打
听到他们的房号后,亦在旁边开了一间双人房住了下来。
由于无法探听到他们的消息,只好让小C用回老招数—入侵电脑,看到小路
房内的景象时,我总算暂时松了一口气,小路完好齐整的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
紧紧的护着自己,像是在想些什么似的。
芳芳正坐在电脑前上网,而小C同时截取到了芳芳聊天的纪录,及时的在电
脑上显现了出来。
「货已到达,十一点,XX酒店大堂见。」
芳芳正跟QQ上一个沒有名字的人发着消息。
「好的。」
那边回了消息后,芳芳便把QQ给下了。
芳芳转过头跟小毅说:「我说,今晚我去了,你可別随便动小路,我怕她一
时想不开会出什么事情。」
还好,看来这所谓的货指的是芳芳她本人,而不是小路。
小毅点点头说:「行,沒问题,老大要明天晚上才能到,今晚你自己小心一
点。」
芳芳淫笑着说:「现在还早呢,这么急就赶我走不还有两个多小时么。」
小毅心领神会般的抱起芳芳,直接扔在身后的大床上,把身上的衣服脱掉便
上去脱芳芳的衣服。
而小路似乎一点未察觉眼前这对狗男女的行为一般,依然低垂着头。
不得不说,这个芳芳的确很会把握男人的心理,同时刺激男人。
正当小毅饿虎扑羊一般的朝她身上压下去的时候,她很轻巧的躲到了一旁站
了起来。
当小毅坐在床边,正准备再扑向芳芳的时候,芳芳一手把小毅推倒在床上,
同时骑在小毅身上,伏下身子和小毅热烈的吻着。
两人嘴唇分开后,芳芳示意小毅不要作声,同时开始舔弄着小毅的耳窝,轻
吻着他的脖子、胸口,然后含着小毅的乳头吮吸着,小毅的唿吸声亦渐渐加重。
随着芳芳的挑逗,小毅的分身也迅速充血膨胀,芳芳跪在床沿,抚弄着小毅
跨下的肉棒,不时用舌头轻挑他的马眼,让小毅直在那打颤。
芳芳淫荡的笑着对小毅说:「毅哥哥,你的鸡巴好硬好烫哦。人家不敢吃了
啦。」
小毅哈哈大笑两声,说:「你不吃一会我就不让你这骚货舒服,你吃不吃吧
。」
芳芳装做很是委屈的说:「好嘛好嘛,一会毅哥哥得让人家爽哦。」
说完便一口含住了小毅的肉棒,这让我不禁想起芳芳给我口交的时候,她的
技术不是一般的好,看来果然是经歷过不少男人了。
而小毅亦在她的挑逗下,一脸舒爽的表情,喉咙也发出「呵呵」
的呻吟声。
只见小毅整根肉棒完全消失在芳芳的嘴,看来这骚货深喉用得不错,让小
毅爽得直翻白眼。
芳芳吐出嘴的肉棒,把小毅推回到床上,一屁股坐在小毅的脸上,说:「
毅哥哥,舔一下人家的小妹妹啦,人家好痒哦。」
小毅毫不犹豫的抱着芳芳的大腿,张开大嘴开始舔弄了起来。
芳芳犹如触电般的全身颤抖,高声呻吟着:「对……啊……就是那……毅
哥哥……舔深一点……人家好痒……」
边呻吟还边用手指在刺激着自己的阴核,下身挺动着配合小毅的舔弄。
不一会,芳芳身子瘫软,趴在床上,屁股向后高高翘起,手指分开大阴唇,
骚媚的说着:「毅哥哥……好老公……请你操小骚货吧……小骚货痒死了……让
小骚货高潮吧……」
小毅半蹲在床上,任由芳芳另一只手拉着他的肉棒往小穴送,龟头刚进去
小穴口便狠狠地一插到底,掐着芳芳的腰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抽插,嘴低吼着
:「妈的,我操死你这骚货,一会要出去卖了还这么骚,是不是浪了一路了」
芳芳被这疯狂的抽插弄得是全身发软,有气无力的呻吟着:「嗯啊……小骚
货……浪了一路了……每回看小路……被人幹爽了……小骚货就好想……有人操
我……毅哥哥……好老公……操死我了……好舒服啊……人家就喜欢……给你操
啊……」
保持这后入式,小毅快速的抽插了近十分钟,大巴掌的拍着芳芳的臀肉,激
起一阵阵的臀花,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
小毅把芳芳的身子翻了过来,抱了起来,站在地上操幹着芳芳,边幹边朝小
路坐着的地方走了过去。
小毅看小路仍然是低着头一语不发,便让芳芳坐在椅子上,双腿M字型大大
分开,半蹲着一贯而入,边抽送着肉棒边问芳芳:「骚货,我和明哥比起来,谁
操你操得更舒服」
芳芳转过头看着小路,仿佛故意的淫声大作:「|啊啊啊……毅哥哥你操得
最舒服了……你快把人家操死了……小路你说是不是啊……你看毅哥哥……好粗
好硬啊……幹死我了……」
小毅听着芳芳的话,抽送得更快了,哈哈大笑的说着:「哈哈,你可別说这
么大声,小路会不好意思的。我当然知道我比明哥强多了,不然小路那天也不会
叫得这么欢了。对吧小路」
一边问着小路,小毅似乎有所察觉的瞄了一眼电脑的摄像头,说:「差点忘
了,现在明哥估计用这摄像头看我们看得挺欢的吧。」
什么小毅这小子竟然猜到我现在也在监视着他们要让小路知道我明知道
现在的事情也不出面来救她,她心会怎么想呢我不禁想直接沖过去狠狠揍这
小子。
但是,小毅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说:「不过我要是明哥啊
,我就不会沖过来了。沒了我,他还有什么实力可言。我敢不放他在眼,以为
我真的沒有安排人在这边的么」
转念一想,也是,这小子之所以敢这么有恃无恐,而且就要和他老大见面,
不可能沒有人在这附近的,只怕是把自己搭进去也救不了小路,反而起到反效果
就麻烦了。
小路始终不发一语,让我完全无法得知她心面的想法。
这时候,她慢慢把头擡了起来,双眼空洞的看着摄像头,凄然一笑,说:「
明哥,对不起,我答应你说陪你一辈子,但现在,我回不去了。阿国和小毅他们
不会放过我的。」
果然是阿国!真的是他这家伙!看着小路的笑容,听着她说的话,我的心不
停在滴血,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小路,不肯放过我。
如果可以换回小路,我付出什么都可以。
但是小路接下来的举止,让我彻底的愤怒了,杀戮远远平抑不了我的怒火。
只见小路说完这些话,趁小毅还沒反应过来,便往窗户边上沖去,她竟然想
轻生。
但是小毅的反应也非常的快,马上离开了芳芳的身子,在芳芳的尖叫声中极
时的拉住了小路,狠狠的说着:「你这骚货,別想着可以跳楼什么的,这的窗
户是通风的,不能打开的。还有,如果你不想明天你的朋友、家人、老师、同学
都看到你这些天的淫荡表现,那就给我乖乖的待到老大来,人齐了自然会有好戏
,好戏完了,你的去留是老大说了算。」
芳芳看着小路被拉住了,松了一口气,说:「真扫兴,小路你別吓我啊。小
毅,我洗洗歇会就去接客户了。你可別再让小路出点什么状况。」
小毅把小路往房间床上一扔,说:「行了,我知道了。」
小路躺在床上,眼泪一直在无声无息的流淌着,小毅坐在床边,温柔的跟小
路说着:「小路,你別让我难做额。撕破脸皮了,亏的是你自己额。」
小路再度陷入沈默中,而此刻,我也陷入了沈默中。
片刻之后,我跟小C说:「我不想看了,你看着点,有什么状况马上喊我,
我尝试一下找办法解决。」
小C应了一声后,我开始了冥想。
既然现在已经明确知道小毅背后还有阿国,而且很可能就是老大,那看来我
也不能再考虑一些平常的方法了。
这一次,为了救小路,我豁出去了,等事情解决完,我就带小路回她家乡T
市,开始我和她的新生活。
我拿出手机,打通了电话:「幹爹吗我是小明,我在Y市,又有事情要问
你了。」
电话传来浑厚的嗓音:「小明啊,你在Y市吗我现在也在去Y市的路上,
预计明天一早就会到。有什么事吗」
我楞了一下,幹爹从LZ军区来Y市,是有什么大事吗我接着说:「幹爹
你也在来Y市是来这边有事儿吗我想问一下,有沒有办法帮我从Y市这边的
部队面找一些人出来帮我一个忙,有一些黑道上的事我解决不了。」
幹爹在那头说着:「接下来这几天Y市那边会一场SX省军事演习,我必须
去现场观看指导一下而已。估计得等演习过后才能抽到人手出来,要不然这样吧
,明天一早我让我身边的几个小子过去帮你忙吧別弄太过火,你幹爹我虽然有
点小权,但事情大了我也罩不住你的。」
我沈吟了一下,说:「好吧,那我明天早上就等幹爹您的电话了。我盡量控
制吧,这次的事情可能也会涉及到省军区的个別人,幹爹你应该可以搞得定的
喇。」
幹爹听我说完,应了声好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原来是因为在这边会有演习,看来阿国也是因为这事儿所以才安排小毅带人
来Y市,看来这次解决完应该就可以放下心来了。
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看了一下摄像头,小路已经睡着了,我也沈
沈睡去,一切也许明天就会有答案了。
(待续)